在新规“大限”或涉嫌违规之前,泰康人寿保险公司经历了频繁变动的过渡期。

今年7月,保监会公布了《关于加强规范管理促进寿险公司年度业务稳步发展的通知》。其中,泰康人寿被指出存在风险调查和应对机制不完善、员工管理失范、风险应对能力不足等问题。事实上,泰康人寿今年最大的挑战就是新的监管规定。根据新规,泰康人寿原来捆绑的医保正面临转型。为了保住存量规模,泰康人寿推出了再保险计划。不过,也正是在新规截止日期前,一些保单持有人投诉泰康人寿或违规销售。今年1月,保监会下发文件,对短期医保业务进行规范。

文件从规范产品更新、加大信息披露、规范销售行为三个方面入手,规定凡不符合要求的产品,今年5月1日前一律停止销售。其中,监管层明确,机构不得在短期医保宣传材料中使用“自动续保”、“承诺续保”等字眼,“以短期医保为主要保险产品开发设计的,保险消费者在购买主险产品时,不得要求购买本公司其他产品”。为了冲击保费规模,泰康人寿长期进行捆绑。2020年,中国银保监会广西监管局向泰康人寿保险广西分公司下发监管函,要求其及时整改。

所谓捆绑,比较常见的做法是主险捆绑附加险。中国司法文书网站显示,湖北泰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原员工已投保泰康新乡人寿保险(分红型),并附泰康健康险B医疗保险。显然,泰康人寿过去将医疗保险的主要产品捆绑为附加险,以增加保费规模。在新规下,泰康人寿如何办理原有的附加医疗保险成为关键。值得注意的是,为了尽可能保留原有存量,泰康人寿采取了拆分补充医疗保险、升级保险的操作方式。泰康人寿在其官方网站上披露了健康险、医疗险等6款保险产品的转让计划。

按照计划,被保险人只要同意并审核,就可以转让保险。转让后,“2021年健康保险费”的续期为20年。但在“截稿”前,部分投保人投诉泰康人寿或违规销售医保。据新浪财经信息显示,今年4月,有客户申请预约认购泰康保费C医疗保险。预约书显示,该产品是“最后一个可以续保到99岁的医疗保险”。但客户在接到再保险通知后,发现新合同续签期限与原信息不符。对此,投资者网向泰康人寿求证事件是否属实,是否构成违规行为。对方没有置评。

分公司曾经侵吞保险费。一方面,泰康人寿加快了保险业务的转移。另一方面,泰康人寿不断推出新的医疗保险。今年6月,艺术家沈龙葵在直播中推出了一款保险产品。产品为泰康人寿的“太保·百万医保”。在促销过程中,肖神龙强调产品“首月1元,最高保额600万元”,引起了不少关注。事实上,这并不是泰康人寿第一次以低门槛、高索赔为噱头推销产品。在此之前,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泰康人寿共同赞助互联网医疗保险。被保险人第一个月1元就可以买到,但签完电子合同后,下个月就会自动扣除近300元。

然而,从理赔案件来看,泰康人寿却与众多医保投保人发生纠纷。据中国司法文书网站消息,2017年,一名投保人购买“泰康保险费C医疗保险”后,因病、误伤发生费用。